清穿日常

第341章 明君

类别:都市青春 作者:多木木多 书名:清穿日常

最新网址:www.lewengu.com


    十三站在养心殿前,揖首道:“请苏公公再去一次。允祥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苏培盛不敢受他的礼,但也不肯去替他再去万岁爷跟前讨嫌,避开后又还了一大礼:“怡亲王别难为咱们了,您还是赶紧回府吧,这天看着雪越下越大了。冻着您了,万岁爷指定又骂咱们不会侍候。”

    十三见这奴才是滑不溜手,翻脸无情的厉害,一点情面都不肯看,也不再跟他磨。他转头出去,只见不远处蒋陈锡跪在那里,身上落了一层的雪,整个人都佝偻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蒋陈锡以跪姿磕了个头,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:“……奴……奴才蒋……蒋陈锡叩见怡亲王吉安。”

    十三深深的叹了声,解下斗篷披到蒋陈锡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他只着官袍的样子,应该是在养心殿被骂出来的,通身上下只穿一件补子服,连官帽都没戴。要是真让他在这里跪一晚上,只怕命要没了。

    “文孙啊,你这是何苦啊……”十三摇头道。

    蒋陈锡再磕一个头:“奴才万死。”

    去年六月至八月,山东境内大旱,颗粒无收。蒋陈锡故意瞒灾不报,山东境内德洲、商河、济阳、滨洲四地十室九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流民拥到京城来,这事还真就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十三叹气,看着蒋陈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他肯替他周旋说话,无非是看在他这一片忠心上。万岁刚登基,朝中能多一个忠心的臣子,总比砍了的好。

    只是万岁现在正在气头上,流民就堵在前门大街,从山东进京这一路上遍地饿殍,瞒是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大过年的好时候,先是雍正钱出事,其他各省正在叫停此事,甚至万岁说了让他们先造康熙钱再顶一会儿。

    再来天降瑞雪,却引来无数饥民。

    万岁面上无光,只怕不会轻饶了蒋陈锡啊。

    十三把斗篷给了蒋陈锡,养心殿的人也不会就让怡亲王这样光着出去,赶紧找出来一件侍卫头领的斗篷给他披上,好好的把这位主子给送出去。

    十三谢过,又自己掏了银子打点养心殿的小太监,指着蒋陈锡道:“大过年的好日子,公公发发善心,过一会儿给他一碗热茶用,也免得染上晦气。”

    过年不兴推银子,不然一年都没财运了。小太监收了银子,恭敬道:“承王爷的彩头,奴才腆着脸受了。王爷只管放心,我们苏爷爷交待过了,过半个时辰就灌他半碗姜茶。”这都有规矩。皇上生气罚了人,但未必记着什么时候开释,万一皇上一时忘了,这人真死在这里,那就是他们的罪过。

    所以御前侍候的心里都有数,御茶房里还备着参片呢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这人就算要死,也要出了宫再咽气。

    回府这一路上,十三都在想怎么替蒋陈锡说情。万岁连他都不见,又该找谁的门路?

    他一进府就问:“王妃呢?”

    兆佳氏正在哄孩子,今天雪大,大的小的都没带进宫。贵妃说了怕孩子来来回回的冻着,特意赐了烟火让在家里放给孩子们看。这会儿她回来,弘暾连说带比划着,她就带着笑听,可见这自己家都能放烟花的事真是让他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十三进来,她赶紧带着孩子行礼。

    弘暾一下子规矩起来,端正的行了个大礼:“弘暾问阿玛吉安。”

    兆佳氏想让十三听听儿子最近刚会背的一首诗,不等她开口,十三就叫奶娘把孩子带出去。她这才看到他身上的斗篷不合身,不是他走前穿的那一件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她赶紧跟着进去侍候他换衣服,一时也顾不上儿子了。

    斗篷一看就不是皇上赏的,乌扑扑的灰鼠皮,里面衬的羊皮也旧了。

    十三解了斗篷,顾不上换衣服,道:“你先等等,过来我问你,今天在永寿宫可跟贵妃说上话了?”

    兆佳氏的脸马上就吓白了,经过康熙朝时的低谷,她简直不敢想像十三再被皇上厌弃会是个什么情形。

    “万岁……责备你了?”她抖着声问。

    十三马上安慰她:“你想多了,是旁人的事。”说着就把蒋陈锡的事简单说了下,道:“万岁如今连我也不想见,不知走走贵妃的路子行不行?”

    兆佳氏苦笑摇头道:“只怕是不成。贵妃……有几分太后的品格。”

    十三一听之下就明白了。太后当年在永和宫时,一心只有侍奉先帝,哪怕是当今和十四爷的事都不能叫她动容。

    贵妃如果跟太后一样,那想请她讲情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爷何必管这个事呢?那蒋大人……依我看也不是那么清白的……万岁发作他总有理由……”兆佳氏劝道。

    她倒信奉贵妃的做法,只要跟着皇上,听皇上的,那就行了。做人臣子不就是要如此吗?

    十三摇摇头,叹道:“蒋陈锡这事是做得不对,但也有几分忠君之心在里头。你可知道,如果去年山东大旱的事揭出来,万岁当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兆佳氏倒抽一口冷气,显然是想到了。

    皇上刚登基就降下天灾,这是说皇上的德行不配为帝。

    十三就是因为想到这个,才愿意替蒋陈锡说话。不管怎么说,哪怕是现在流民遍地,那也比雍正元年就有天灾强。天灾是天罚,流民却是**。

    **与天灾比,他宁愿要**。

    不然万岁正是立足未稳,这天灾就是百上加斤。

    十三叹道:“直到今天还有不少人往上献祥瑞呢。”可见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蒋陈锡好歹替万岁缓了一缓,解了大半的难题啊。

    养心殿,东五间。

    李薇这才知道为什么他那天看那戏本子生那么大的气,这些天更是连雪都不肯看。

    “蒋陈锡瞒下灾情……”她想到一个敏感问题,然后就像突破了一个境界:“……那他今年的赋税他是怎么收上来的?”

    ……这才是四爷发怒的原因吧?

    想也知道蒋陈锡不可能圣母到自掏腰包,山东全境的税金也不是个小数目,除非他在那一瞬间和中堂附体。

    四爷道:“蒋大人可是个能吏呢。”

    百姓交不起赋税,就像那戏本子里的喜儿爹一般,将家主锁去,不愁全家不卖房典地来救。地摆在那里,自有官家望族来趁火打劫,交出些许银两就能换来几百上千亩的良田,何乐不为?

    如蝇逐臭,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经查实,去年在山东买了庄子和良田的宗室也有不少呢。

    蒋陈锡既交上了赋税,又交好当地望族,京中宗亲,还能在万岁面前卖个好。

    “他的盘算打得实在是太精了。”四爷都有些佩服了,笑着说。低头见素素都听愣了,索性把这当说书般都讲给她听,“再有,百姓没了地就没法讨生活,全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,只能典身为奴。”

    李薇倒抽一口冷气,这让她想起了当年市里发生的一次强拆。新闻上一点都没的报道,但她偏偏就住在那一片附近,市中心的好地方啊,本来是某个厂的家属区,以前那一块没开发时就是荒郊菜地。

    厂子死了,留下了一大片的居民区。结果突然悄没声的就全都扒了。

    李薇大学暑假回来从那边路过还吓了一跳,就见路边扯着几条大红横幅,几个旧厂的居民腆胸露肚的在横幅下打牌,她才知道他们这是看着横幅不再被人扯了去。

    五几年的老厂子最麻烦的就是老职工的安排问题,因为这个好多老厂子死了之后都无人敢接手。市里这种厂不是一两个,都死着呢。

    李薇当时就想哪儿来的过江猛龙啊,说拆就拆了一点风声没听到。看这样也不像是把老职工都给安排了啊(不然闹个p啊)。

    然后那块空地就一直搁着、搁着、搁着……

    她都上完本科了,回来还是没动!别说打地基了,连空地里的旧瓦砾都没清理。

    市中心啊。寸土寸金的地方。

    强权之下,管你去死。横幅挂得再久,地方新闻和报纸都一个消息没有,除了来往路过的人能看一眼当个稀罕外,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四爷叹笑道:“一只羊扒两遍皮,蒋陈锡果然‘优异’。”去年的考评还在他的手里放着,从他进山东任布政使,同年晋山东巡抚后,就是一连串的优异。京察也未见丝毫劣迹。

    李薇禁不住坐得离他近一点。小老百姓的命真是贱啊,命薄如纸这话真是不假。不是一个人命就薄了,而是一群人,几百上千,乃至上万,在上头人的眼里也是薄得毫无份量可言。

    四爷顺手搂住她,大力的揉她道:“只是他看错了朕。朕不惧风言风语。”

    李薇攀住他,将他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般。

    四爷道:“蒋陈锡,朕必将他追查到底!”

    八爷府里,八爷刚才站在府里的东北角看完紫禁城里的烟火,这会儿一进屋就被郭络罗氏按住灌了两碗姜茶,剥光衣服塞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“爷也真是的!看烟花也披件斗篷,抱个手炉啊!”她再塞给他一碗参茶,“喝吧,不然大过年的你再冻着了,才晦气呢。”

    八爷捧着茶碗哭笑不得,一会儿功夫他这都灌了三碗了,实在是喝不下了啊。

    “容我缓缓,缓缓,一会儿再喝。”他将要把茶碗放下,郭络罗氏眼一瞪,只好就这么捧在手里。

    郭络罗氏轻轻白了他一眼:“就这么捧着暖手岂不好?”

    她坐到他身边,八爷笑道:“看你这么高兴,我也高兴。不然这个年可过不好喽。”

    郭络罗氏斜了他一眼,跟着就笑了,乐道:“我当然高兴了!”

    大概是立世子的折子被打回来了,有了皇上那句话,嗣子不能承爵,安节郡王竟然就这么又撑过来了,年前听说已经能在床上听儿孙们拜见了。

    他要是死了,爵位收回,郡王府首先就要把违制的地方都给改了,皇上都摆明不喜了,内务府肯定会乐得过来狠狠踩一脚收些好处。

    而且安亲王府一脉传了也有三朝了,府中不说乱七八糟,兄弟叔伯间闹腾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安节郡王只要敢咽气,兄弟叔伯间就能唱一出六国大封相。到时可就真成了京里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安节郡王是怎么都不肯死的。

    现在郡王府上下都盼着安节郡王能多撑两年,好叫他们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让皇上改个主意。

    八爷听笑了,觉茶碗不热了就放下,郭络罗氏又顺手把她的手炉塞给他。他也只好抱着,摸着上面的景泰蓝盘花,道:“趁早让你家里别做梦了。这山河改道,当今都未必会改主意。”

    郭络罗氏白了他一眼,没接声。这事她也知道,不过就是乐一阵罢了。

    八爷见这脸又拉下来了,改口说起了别的:“咱们倒是无缘进宫拜年,明天你趁空走一趟裕亲王府、平郡王府,也是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大过年的,人家都进宫去领宴了,她去了能见到人?

    郭络罗氏张张嘴,到底还是没驳了他的意思,应道:“那我明天一早就去。”

    不管她去多早,两府里的主子们也都不在。府门前连红对联也不能贴上一幅,显得十分寥落。

    她心知这是八爷故意把她支出来,索性仗着脸皮厚在两府都多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出来后想起了如今炙手可热的怡亲王。她跟兆佳氏也就是泛泛而已,早年是她不屑跟个年幼小的弟妹打交道,后来怡亲王落魄时,八爷让她去看望,结果兆佳氏不说亲亲热热的,反而冷淡的不像话,去过几次后她也不愿意热脸去贴冷屁|股。

    谁知道现在风水轮流转啊。想想那时怡亲王就是当今的人了吧?所以才对别人都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当今万岁,眼睛里一点砂子都不揉。她就纳闷了,那个李氏到底是哪里入了那人的眼?郭络罗氏靠在车壁上,心里一想起就不忿。

    年前,皇后把她宣进宫去训斥。结果皇后倒和和气气的,跪完就赶紧让她起来了。反倒是那个贵妃,大概她就是想看她出丑的。兴冲冲的来了,没看到好戏站起来就走。

    皇后反倒要客客气气的,她说要走,皇后连让她站一站这种话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……难道她真的因为当年她给她的那一点小难堪而记仇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就算郭络罗氏一惯气傲,此时也不免惴惴。

    这种小家子气的女人,当今竟然就把她捧在手心里,让她拿一个臣子的妻子随意出气,还让皇后把她叫进宫去骂给她听。

    “真是小人得志。”郭络罗氏低声骂道。

    八爷府里,何焯前来拜年,小厮把他领到书房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屺瞻,进来吧,今天府里没外人。”八爷笑道,他也没有起身相迎,照旧还是捧着个紫砂壶盘坐在榻上,比着棋盘对面的位子让何焯坐。

    何焯让小厮下去,自解了斗篷帽子放在椅上,坐到八爷对面,拿了一枚棋子想了下就啪的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就截住了八爷的棋势。

    这棋也不必下了,八爷早无回天之力。

    两人都笑起来,八爷只得扔了棋子慢腾腾起身,指着何焯道:“原来你今天不是来拜年的?”

    何焯笑:“八爷好悠闲,山东巡抚蒋陈锡今天都让人从宫里抬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地方官进京都会与同年走动,蒋陈锡身为地方二品大员,一早他在京的宅子早就让人给围起来了。昨晚蒋陈锡没出宫,他家里的人还瞒着。不防大早上的太监把人给送回来,当着一屋子客人的面,蒋陈锡身上胡乱裹着一件黑貂皮的大斗篷,一看就是宫里的物件。但说是御赐也不对,他整个人烧得都说胡话了,面红似火,双膝以下全是雪污和泥泞,一看就知道这是跪的。

    于是客人纷纷告辞。蒋家呼天喊地的冲出去请大夫来救命,蒋陈锡则被抬进去灌参汤了。

    八爷都听得怔住了,何焯就自己去外头喊小厮送茶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蒋陈锡是怎么惹着那位了?”八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问出口后就长长叹了口气:“屺瞻啊,你看我如今坐在这四方院子里,每天只能对着这些东西。”他指指榻上的棋盘,摇摇手里不知何时拿的一卷书,往桌上一扔,苦笑道:

    “我这简直就如个废人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何焯黯然,他亲眼看着八爷如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。也亲眼看着他门前冷落车马稀。

    连他都不免唏嘘,何况八爷?

    屋里一时极静。

    何焯打破沉默,上前道:“八爷何必妄自菲薄?当今与先帝虽然大相径庭,但都是皇上。他总要用人,八爷才高八斗,只要一片忠心,皇上早晚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八爷摇了摇头,怅然道:“……以前,我做的是先帝手里的一条狗,不忿想做人却被当头一棍给打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何焯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八爷慨然长叹,“想做新君的狗都做不成了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何焯哑口无言。可他看着八爷,却不觉得他真的就此死心了。他自小侍候八爷,深知这个阿哥心底深处的念头,那就是往上爬,拼命的往上爬。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不会停。

    八爷举目望去,庞大的紫禁城就在不远处,不管在京里的哪一个位置都能看到它。

    他仿佛能看到宫殿屋脊上的落雪在太阳下闪光。

    养心殿里,今天十三总算是堵到了四爷。

    太和殿那边还是一片欢庆之声,四爷却带着鄂尔泰等大臣在养心殿里忙碌着。苏培盛报怡亲王到时,四爷连手里的笔都没放,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十三很快进来了,却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屋里都是人,全都在干活。各种字纸堆成了山,还全是熟面孔。怪不得他在太和殿没见着他们。

    屋里人都起来给怡亲王问安。

    四爷放下笔,起身对十三招手:“十三过来,跟朕去后头说话。”

    十三赶紧跟上,只是随着四爷进了东五间后不免脚下一顿。东五间里,打头就是一整面的桃花玻璃屏风,仿佛春光被这人间帝王给留到了这一方天地里。

    四爷是下意识直接进来的,此时才觉得不妥。东五间里处处都是素素的东西。那屏风是给她画了那幅桃花后,制成屏风还要几日,就先从库房里找出一面摆摆。屏风后的贵妃榻上还有素素串珠子的多宝匣。

    不编钱串子后,她又拐回来串珠子了,最近还说要串个三千六百珠的佛珠给他。

    可是串了几天了,总是串着串着,忘了串到第几个珠子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书呢,抬头一看她又停下来看着珠串发呆,就知道这是又串错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好笑话她,又怕她劳神,就让人先数出三千六百个珠子,让她径直串完就对数了。结果那天她串到一半拿过来比到他手腕上,绕了好几圈问他好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道好看,素素串的最好看,看这黄珠子、白珠子、红珠子、黑珠子串得多好看啊。

    她一乐,手上一松,原本捏紧的绳头就散了,哗啦啦珠子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当时她的神情啊,让四爷都说不出‘你怎么事先不系个结呢’这种话,把她拉到怀里哄啊哄,说没事咱们再串,要不先不串三千六,串个三百六的就一定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太监和宫女们都把珠子给拾回来了,他问她还串不串了?

    她埋在他怀里摇头说不串了!

    然后过一刻又去串了。

    四爷实在是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拐到了西五间,不等十三开口,四爷温言道:“十三,朕知道你的来意。你先坐下听朕说。”

    把对素素说的那一套再给十三讲一遍,四爷道:“你说,这样的臣子朕还敢用他吗?他今天敢算计朕,明日还不知道敢做出什么事来呢。朕不能留他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地步,十三也无法再替蒋陈锡讲情,只好道:“四哥要办他,臣弟只有从命的。只是办蒋陈锡,绝不能以瞒报灾情这个罪名!”

    那是自然,四爷还没有这么傻。

    四爷含笑点头,道:“朕知道。这个你可以放心,蒋陈锡为官多年,朕可保他绝不清白。”一个清白的官儿能突然有这么大的胆子?这事他做的肯定也不止一次了。

    十三也懂这个,当官的个个都是满头小辫子。

    四爷见说服了十三,心里也高兴,调侃道:“对了,听说你把朕今年赐给你的那件斗篷给蒋陈锡了?好糟蹋东西。”

    十三才要谢罪,四爷喊苏培盛:“去,把朕的那件海獭皮的斗篷给你怡亲王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十三连忙推辞,但有四爷的话在,苏培盛还是给他披上了。

    四爷笑道:“行了,穿着回席上去吧。朕不在,你再不在,你那几个侄就要让人给灌翻了。”

    十三明白这是四爷担心太和殿的情景,让他去盯着,就顺势告退了。

    苏培盛一路殷勤送到了月华门,完全看不出昨天他还‘铁面无私’的把十三给拦在外头。

    “王爷慢走。”他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苏公公留步。”十三颌首,这奴才对着外人如何倨傲都无妨,对万岁忠心就行了。万岁用他,大概也是取他这份忠心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十三奇怪,昨天蒋陈锡被骂得在养心殿外跪了一夜,听说今天抬出宫时连命都去了半条。万岁的心情当是十分糟的。

    他进养心殿时还以为今天要冒犯圣颜了,可是从东五间出来后,万岁浑身的戾气仿佛都冰融雪化了一般,还细细的给他解释,最后还赏了他这件斗篷。

    ……实在是叫人想不透啊。

最新网址:www.lewengu.com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其他书友在看:霍先生对我以身相许了 武道顶峰 原来我是反派的白月光 我家周先生只想宠着我 书穿之娇娘传 最强武医狂婿 复仇大少 金牌小厨神 东方幸运星 爷夫人又闯祸了
热门推荐:我有药啊[系统] 敛财人生[综]. 修真聊天群 快穿之打脸狂魔 我真是大明星 美人记 六零时光俏 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 娇宠令 头号炮灰[综].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清穿日常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清穿日常第341章 明君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清穿日常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