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山神锋传

第一百四十六章 高下立判

类别:武侠修真 作者:惊寒一夏 书名:雪山神锋传

最新网址:www.lewengu.com


    公孙忆手心微微冒汗,捏着小神锋的手指已经发白,眼前的站着的人怎么看都是自己的徒弟,可说出来的话又如此骇人,六道三使之一的龙雀使熬桀,此人会什么样的武功自己丝毫不知,但仅凭对方一抬手便旋起一股龙卷烈风,就知道自己和对方根本不是对手,恐怕在熬桀手上,自己连一个回合都过不了。

    钟不怨不比公孙忆好多少,当年一个龙源使百战狂,是在大哥、陆凌雪、裴无极和公孙烈四人合力才将他杀掉,此时此刻自己和公孙忆两个人,竟然和龙雀使对阵,胜负自然是一眼得见,再加上这里头实在蹊跷,任凭钟不怨怎么想,也想不通为何裴书白一个少年人,眨眼之间就变成了六道龙雀使。

    这龙雀使并不着急动手,在震慑住钟不怨和公孙忆之后,又开口说话:“小老头儿,你们这一代的人武功为何退步这么厉害?想来也是,七星子那七个畜生将我们六道赶尽杀绝,自己也没留后,他们七个最后在那地宫里布下大阵,想着将我们世代封印,没曾想他们自己也耗尽了精力,也陪我们死在那里,纵使他们武功高过我们,但终归只有一世寿命,跟我们六道相比,那可就差了远了,如今我还能借着这小娃娃的身体和你们说话,再去看七星子,恐怕都已经成白骨了,哈哈哈哈。”龙雀使一阵狂笑,好似许多年没开口,竟十分健谈。

    公孙忆不断思考着应对之法,龙雀使始终没出手,对于自己和钟不怨倒是一件好事,可眼下异兽大潮还未退去,钟家弟子抵御兽潮已经十分吃力,想靠着人多将龙雀使制服,这条路肯定是走不通,眼下能在兽潮中和龙雀使对战的,只有自己和钟不怨二人,硬碰硬肯定是不行,看来只有智取,那龙雀使熬桀是和龙源使百战狂一道被七星子封印在地宫之中的,距离如今已经过去了百年,照之前龙雀使言语中所说,钟不怨和钟不悔当年进入地宫之时,龙雀使就已经知晓了,虽然不知道熬桀是用什么邪功会有这般效果,但任谁被束缚在地宫中一百年,没人理会没人知晓,憋也该憋疯了,眼下龙雀使喋喋不休,不正是他压抑百年最好的证明吗?

    一念至此,公孙忆便有了计策,当即朗声大笑:“乖徒儿,不知道你中了哪门子邪,被这个龙雀使熬桀夺了舍,师父一定想法子把这邪门歪道赶走。”

    裴书白笑声更甚:“痴人说梦,说大话谁不会,莫说你打不过我,就是我站着不动给你招呼,你都解不了我这摄魂大法。”

    “解的了,解不了,你说的不算,既然是六道三使之一的龙雀使,想必已经有一百年没露过面了,这一百年来发生了什么事,你就一点不想知道?以你龙雀使的武功,把我们杀掉自然是轻而易举,但是你就不要想从我这里知道一点点消息了。”公孙忆料定龙雀使熬桀一定有许多问题要问,所以故意言语相激。

    果然裴书白微微一笑:“你莫要拿话来套我,你说的不错,杀你们确实很容易,不过我还不想杀你们,憋了一百年了,也没人跟我说说话,就困在那地宫里哪也去不了,如今好不容易借着你徒儿的身子出来了,还真的好好活动活动,也确实对现世有些好奇,不过你也不要觉得你对我有多重要,只要我出去了,什么消息得不到?”

    公孙忆接言道:“那龙源使百战狂是从这里出来的,复活之后扰得武林不得安宁,不少门派死在他剑下,多行不义必自毙,六道这等恶类,最终还是难逃一死,被几位前辈联手将他杀掉,而龙源使死时,留下了一张羊皮卷,被人称作为极乐图,如今极乐图在哪里,也只有几个人知道,在下不才,正是这几人之一,我公孙忆武功不强,骨气还是有的,即便是你把我杀了,我也不会吐露半个字给你,所以即便是你出去了,在外头你也问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龙雀使听完表情一变,继而冷笑道:“极乐图?你们说龙源使留下的那破布头叫极乐图?在哪?快说!”

    公孙忆双眼始终没离开裴书白,虽然裴书白脸上表情只在一瞬之间起了变化,还是被公孙忆看得明明白白,心里更加笃定,这极乐图肯定也是六道的宝贝之一,不然龙雀使不会这么在意,眼下言语之中公孙忆占了上风,于是便继续说道:“龙雀使,极乐图的下落我清楚,但是你如何夺舍我不清楚,不如这样,对于您来说,毕竟是百年之前的前辈,恐怕我连晚辈都算不上,只能算个武林后生,既然咱俩都想从对方那里知道些什么,不如我们较量一番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较量法?真打起来,恐怕我一招就能把你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较量,那自然要立个规矩,你占着我徒儿的肉身,我即便能杀你,也得留着手,而反过来你要从我这获得你要的消息,自然也得手下留情,如此一来过招也就没意义了,不如这样,从现在开始,咱们比试比试真气,你也看到了周遭异兽大潮汹涌而至,你和钟老前辈散出真气,挡住这些异兽,最后谁撑不住先撤,谁便算是输了,赢得一方可以问输的一方三个问题,你看如何?”公孙忆几句话便把较量的方式说了出来,公孙忆心里明白,比真气肯定是比不过龙雀使,但此举一来可以耗费龙雀使的真气,二来也能看看到底龙雀使的功力几何?三来又可以挡住阴兵过境,给钟家弟子以喘息之机,一箭三雕输赢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钟不怨看了一眼公孙忆,立马知道公孙忆的想法,心中暗暗赞道:“此前这公孙家的后人几番遇险都能安全脱身,武功不弱自然是一方面,过人的头脑也是制胜手段,短短时间内,竟能相出法子和龙雀使周全,公孙忆果然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公孙忆轻言道:“钟老前辈,烦请您受累,和他比试比试。”

    钟不怨不再多言,深吸一口气身后不动法相双拳互击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龙雀使抖搂抖搂肩膀:“好玩儿,那我就陪你们玩一玩,到时候输了可别拿谎话诓骗我。”

    异兽大潮仍旧向这边冲来,一直蜿蜒到密林深处仍看不到头,钟不怨大喝一声,张开双手稳稳抓住一头冲过来的避水奇牛,那奇牛牛角巨大,握起来十分顺手,钟不怨真气外放,将避水奇牛死死顶住,那避水奇牛力道不小,直将钟不怨往后抵退了两步,才堪堪止住身子,之后钟不怨身后明王法相张开双臂,将奇牛身后的无数异兽挡在双臂之间。

    龙雀使见钟不怨已经出手,边开口道:“小老头儿,你可别闪到腰,你比我先出手,那我也不占你便宜,我让你一只手。”龙雀使话音刚落,就将一只手背在后面,另一只手轻轻抬起,手掌对着一只冲过来的遮天巨齿豚,龙雀使手掌猛推,真气巨浪对着遮天巨齿豚扑了过去,那头遮天巨齿豚本来一路蛮撞,势头正劲,龙雀使仅凭一只手就将它牢牢抵住,那遮天巨齿豚性格蠢笨,以为是撞到了一株树,一撞之下没将大树撞倒,又卯足了劲去顶,没想到劲头使得太足,竟然把头给擩到了腔子里,登时没了气息,须臾之间,遮天巨齿豚尸身之后别挤了无数异兽,有些个头小的动作迅捷的,立马上了遮天巨齿豚的后背,可没跑几步便被龙雀使手上散出的真气挡住,无法前行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墓道口压力骤减,钟天惊带着钟家弟子三下两下便将墓道口附近清出一片空地,之后,搬运奈落石的弟子也将新的奈落石运至墓道,只等钟天惊一声令下,便可将奈落石封住入口。

    此前钟天惊一直在墓道口力战,无暇顾及义父这边发生了什么,等他腾出手来再去看时,钟不怨和裴书白正各自抵住一道异兽大潮,钟天惊心下生疑,上前就要发问,公孙忆见状,赶紧将钟天惊拉在身边,简单说道:“别去打扰钟前辈,以免他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之所以公孙忆会这般说,那是因为钟不怨已经十分吃力,闭着的那一只眼也已经半开,为了抵御异兽大潮,钟不怨用尽了全力,公孙忆知道,若是钟不怨双目全睁,势必被狂暴之血侵蚀心智,所以在这紧要关头,哪敢让钟天惊上前打扰。

    反观控制住裴书白心智的龙雀使,一副气定神闲,手掌处兽尸堆积如山,先前过去的那股异兽大潮已经跑远,此时被龙雀使和钟不怨二人抵住后续大潮,不得前行半步,不过二人高下也分了出来,钟不怨双拳法相苦苦支撑,抵住的异兽大潮也就半丈宽,而只用一只手的龙雀使,足足抵御了丈余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龙雀使还有工夫开口:“小老人头儿,你这功夫算不错了,不过犯不着和我抵命,都说了是较量,你把命搁到这里划不来,对了,看你这背后的真气法相,你学的是摇光那狗贼的功夫吧?”

    钟不怨哪有力气再去答话,只感觉胸口泛起一股腥甜,若是再支撑片刻,恐怕就要喷血,公孙忆见状喊道:“救人。”

    钟天惊便和公孙忆一道一起一落,把钟不怨左右抬起,向后跃去。龙雀使嘴角带笑,顺手一抬,将钟不怨抵住的那道兽潮也顺道抵住:“说闪就闪,这些畜生冲过来,还不把你们踏成肉饼,若不是我救你们,你们不死也得落残,还不得谢谢我?”

    公孙忆落地便道:“谢谢你,正是七星子摇光前辈留下的不动明王咒。”

    龙雀使眉毛一挑,当即明白过来公孙忆这没头没脑的两句话什么意思:“你这小滑头,在这等着我呢?”

    公孙忆笑道:“是的。龙雀使,我承认是我们输了,比拼真气,我们还真不是您的对手,钟老前辈是我们这边真气最强之人,和你比起来,也是远远不敌,这一轮比试我们心服口服。”公孙忆嘴上说的轻描淡写,心里却是十分吃惊,一番比试下来,自己已经十分肯定,龙雀使真气绝对是自己数十倍之多,真打起来,恐怕连一成胜算都没有,只得慢慢和他周旋。

    龙雀使道:“既然是输了,就要回答我三个问题,不过你给我下的套我钻了,我也承认,我一问你那小老头儿学的是不是摇光的功夫,你说是,二问你们要不要谢谢我,你说感谢,我算你回答两个问题,还有一个问题,我可得好好斟酌一番。”

    公孙忆闻言立马回道:“堂堂龙雀使,竟然如此欺负人,三个问题问完了,怎么还冒出一个?”

    龙雀使眉头一皱:“第三个问题是什么?我何曾问过?”

    公孙忆笑了笑:“罢了,罢了,既然你龙雀使在地宫中闷了上百年,我作为武林后生,也讲究个敬老尊老,你这几个问题,我算是赠送了,你第三个问题你说:“你个小滑头,在这等着我呢?”我回答说是,这便是第三个问题,既然龙雀使看出在下的意图,还要发问,我自当如实奉告,如今第四第五个问题,我也一并回答了,也算是我对您的敬意。”。

    龙雀使闻言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这小鬼还真好玩,竟然敢戏耍我?好好好,我既然答应跟你们玩玩儿,我也遵你们的规矩,第一轮我赢了,我问了三个问题,你也如实回答了,那就算你们过关,接下来比试什么,快说吧。”

    公孙忆心中更加确定,这龙雀使短时间内不会开杀戒,眼下得赶紧想一个能赢得法子,再从他口中套些消息,不过此时钟不怨已经精疲力竭,这第二轮比试,还得想一个法子,可以让钟不怨能好好休息一番。

    

最新网址:www.lewengu.com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其他书友在看:宿主又无敌了 骨琴泣 饮血刀七色剑 质天传 我在网游当大侠 时刀 归边棋 墟天圣皇 诛灭玉霄 都市之尊魔
热门推荐:异世流放 论神殿的建立 一指成仙 丹宫之主 蛊真人 女帝直播攻略 天下第一蠢徒 采石记 神医废材妃 素女寻仙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雪山神锋传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雪山神锋传第一百四十六章 高下立判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雪山神锋传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