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日乐园

767 心的作用……?

类别:科幻游戏 作者:须尾俱全 书名:末日乐园

    答案是可以。

    余渊或许是将他体内的精力用得涓滴不剩了,在他喃喃地发出一声“可以了”之后,他就失去了意识,头一歪,彻底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三酒愣了两秒,目光四下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那些躲藏在阴影中、角落里、小巷中,已经不见了踪影的一个个人们,现在手腕上已经都有了“心”吗?

    她低头看了一眼,在余渊手腕的刺青之中,仍然印着清晰的两个小字“稻草”。不管她的剧情线接下来怎么样,这个青年的剧情线是肯定没有走完的。

    林三酒试图将他扛在后背上,但他现在像一块死肉似的,总是软软地往下滑;她试了几次不成功,热出了一头汗,正好这时听见头顶上传来“咔哒”一声响。她抬头一看,目光捕捉到了一扇刚刚打开的窗户,和一个一闪即逝的人头。

    “诶!”她喊了一声,目光盯住了那一片没有完全藏好的发顶。“你能不能过来一下?”

    那个黑乎乎的头顶动了动,她又喊了一声后,终于慢慢抬了起来,在窗棂后露出了一张稚气未脱的脸。她看起来顶多不会超过十六岁,一双眼睛遥遥地闪烁着亮光。

    那个少女一言不发地看了她一会儿,很快从窗边消失了。

    林三酒愣了一愣,随即听见楼内走道上由远及近地响起了一串脚步声。她望着居民楼大门被推开,那个少女探出了半个身子问道:“你要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并不是天底下的少年少女都是好看的,这个女孩子显然就是不那么幸运的一员。离得近了,林三酒才发现她经历了暴肥和剧瘦后,皮肤松松垮垮地在嘴角垂出两条八字纹来,模样无精打采,皮肤底下透着一股灰气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一下你的右手手腕,行吗?”她尽量温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神色茫然地立了一会儿,慢慢从门后伸出来了一只手腕。林三酒眯起眼睛,果然在她皮肤上看见了一个小小的“心”字。

    也不知余渊是花了多大的气力,才在镇子里每一个人手上都印了这个字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既然他们已经有“心”了,为什么她的剧情线还没有结束呢?

    那少女也看了一眼“心”字,却好像丝毫不觉得异样,仿佛她天生就有这个字似的,又沉默地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有水吗?”林三酒轻声问道,“我的伙伴受伤了,需要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少女终于开了口。她嘴唇上起了一层干皮,尽是撕裂的血口子:“供水厂里没人了,管道也都被劈坏了,要喝水只能去镇后那条小河里打。”

    这可麻烦了。她总不能将余渊一路拽至河边——他受的伤重,本来其实就不该随便挪动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吃的吗?”少女问道,“我愿意去替你打水,你能不能给我一口吃的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沉默了一会儿,掩饰不住面上的失望。过了几秒,她还是从门后走了出来,垂着头、光着脚。在她另一只手里,正攥着一只空塑料瓶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该去打水喝了,”她的声音又低又闷:“我两天没喝水了。你等我回来吧,我会顺便给你带一点儿的。”

    林三酒登时又惊又喜:除了余渊之外,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愿意向她伸出援手——即使在黑山出现以前,花生镇镇民也从来没有显示过要帮助她的意思,不仅是那一扇差点夹上她鼻子的门,甚至还有人把她的车偷走了。这个少女竟然愿意帮忙,莫非是因为他们现在终于都有了“心”吗?

    她忙道了谢,又问道:“你为什么两天没喝水了?河边很远吗?”

    “噢,其实不远,正常走路三四十分钟就到了。”少女表情近乎麻木地答道,“就是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危险?”

    “路上有很多男人,”她看起来仍然没有一点波动,好像说的都是天经地义的事:“他们成群结队地在通往河边的路上晃荡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们会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抓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指……河鱼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河里的东西早就被吃得不剩什么了。他们一般不定时地在河边巡逻,平常如果有人想喝水,一定要眼神好、跑得快。要是你去打水时没有打探好路,或者是躲得慢了,被他们发现了……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三酒张口结舌,好一会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这儿还有个疤,”她露出了自己后脖颈上一道深红色伤疤,“就是被他们砍的。那一次好险,差点被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为什么不去镇外找吃的?”

    “花生镇早就被封住了,出不去。”少女麻木地望着她,一双眼睛里仍然还清澈:“大半年以前灵山还在的时候,由奥夜镇长封的,因为他说要从外界手中保护我们。”

    又是那个狗屁倒灶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这段时间都是吃什么活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翻垃圾箱,抓下水道里的老鼠……昨天我吃了两只甲虫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父母……”话一出口,林三酒就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父母?你指教养师吗?”少女总算有了点儿表情,挑起眉毛:“她出门去找吃的了,不过我想她不会有什么收获的。你还有话要问吗?我得走了,再不走,一会儿天黑了。我还得拿水和教养师换吃的。”

    林三酒这才发现,梦里的清晨已经渐渐接近了黄昏。她咬着下唇,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困境里。

    她干不出来自己坐着、却让少女冒着生命危险去替她打水的事儿;但也不放心把枪给她,或者让她看守余渊。她挣扎犹豫了半天,终于还是站了起来:“你留在这里,我去打水吧。我把他拜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速度快,又会用枪,显然是一个比少女更合适的打水人选。

    然而林三酒朝河边走出去几十秒后,总是忍不住回想起刚才她一冲出门,那群花生镇镇民就像苍蝇一下轰地四散而逃的样子——那一副景象不断在脑海里回放,叫她越来越担心余渊;她停住步子,只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茫然犹疑过,最终还是一跺脚,转头又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很轻,一路都拣着阴影走,一点儿也没叫那少女发觉她回来了。对方仍然保持着她走时的模样:少女抱着膝盖,一动不动地在余渊身边坐着,好像只是一躺一坐的两个死人。

    林三酒悄悄观察了一会儿,见那少女始终没有做出什么异样举动,一颗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在余渊给了花生镇人“心”之后,也是她第一次得到了花生镇人的帮助。这么想来,也许他们都因此而改头换面了……河边或许已经没有狩猎居民的人,那个教养师也不必非要见了水,才肯给少女吃点东西了……毕竟很多故事里,“心”都意味着良知,或许她的剧情线里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正出神时,发现从对面马路上走来了另一个花生镇人,刚松下来的一口气又凝得紧紧地堵在了胸膛里。那是一个矮个儿中年女人,一头染黄烫卷的头发粗糙得如同一堆干草;不等她走近,那个少女就站了起来,几步迎了上去,似乎认识她。

    莫非是教养师吗?

    林三酒想了想,没有从阴影中走出去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不断地转头打量余渊,一边打量一边与那少女低声说着什么。她们离得太远了,遥遥望去只有嘴唇在动;过了一会儿,中年女人点点头,好像鼓励似的拍了拍少女肩膀。即使隔了这么远,她掩不住的欣喜之意都能叫人瞧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随即,她弯下腰蹲在余渊身边,从随身一只小包里掏出了一片铝板;那铝板边缘被磨得锋锐极了,在青年喉咙上方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果然不能相信这些人!

    林三酒心中一紧,正要冲上去救人的时候,没料到站在二人身后的少女却抢先一步动了——她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块砖头,重重一下砸在那中年女人后脑勺上。她显然是下了死力气的,竟连那一头黄发都挡不住飞溅出来的血滴;不等中年女人爬起来,少女用砖头一下又一下地打上她的头脸,几乎在眨眼之间,那中年女人的五官就全成了一片塌陷的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少女喘着气,盯着那中年女人扔掉了砖头。她颤巍巍地伸手从对方脸上——或者说,曾经是脸的地方——抹了一点血肉,随即放进了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林三酒死死地盯着她,既茫然又反胃。

    少女吮了吮抽出手指,抬头看了一圈,好像在思考什么事。接下来,她却突然尖声大叫起来:“快回来!快回来!有人要伤害你朋友!”

    林三酒神经一跳,即使搞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,依然大步冲了回去——见自己话音一落她就跑了回来,那少女似乎也吃了一惊,急急忙忙地喊道:“我的教养师想要吃你的朋友,我刚才把她打死了!”

    冲近了才发现,那个中年女人还没有完全死透。林三酒沉下面孔,紧紧看着她的双眼,哑声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打水了,”少女急切地说,神色中竟还有一点儿骄傲。“教养师死了,我们的食物和水都有着落了,血是很补身体的东西……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,她想要吃你的朋友,那可不行。要是在我的教养师和你的朋友之间选一个去死,必须得是教养师。”

    “你恨她?”

    少女歪过头,盯着林三酒露出了一个笑:“恨?不啊,我一点也不恨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枪啊。”她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林三酒怔了一会儿,只听她继续说道:“你不应该浪费这把枪。你应该成立一个临时管理委员会什么的……我一定头一个支持你。我们花生镇上,没人管着可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她侃侃而谈,仿佛早就想好了。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其他书友在看:末世机械战车 火星治安官 残阳帝国 我一剑一个渣渣 末世之红警崛起 末日之充钱就无敌系统 废土收音机 星际之亡灵帝国 江湖位面小人物 学霸的无限
热门推荐:美食供应商 龙图案卷集 最强逆袭大神[快穿]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华娱之闪耀巨星 大魏宫廷 原始战记 韩娱之勋 儒道至圣 农家乐小老板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末日乐园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末日乐园767 心的作用……?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末日乐园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